搜尽天下奇闻!索引世间趣事!
您当前位置:猎奇吧 > 事件记录 > 黄延秋事件
黄延秋事件

黄延秋事件

黄延秋,男,1950年生。家住河北省邯郸市肥乡县北高乡北高村。农民。现有一女一子,其子女都已成家,其儿子已生有女。从家庭构成讲他是一个做了爷爷的人,另有七旬老母在堂。在村里是一个诚实、本份、富裕的人家。1977年7月27日至1977年9月28日与外星人同行三次,累计十一天的事情就发生在他的身上。

1 黄延秋事件调查取证 揭秘背后的真相

  事发的时间内他所经过的九大城市当天的天气状况是晴天或多云,福州天气是阴。这与他的口述基本相符。   黄延秋事件人证之一:吕庆堂   地点:上海市浦东东昌路东园一村138号408室   调查人:林起(中国农业工程研究设计院高工)   吕庆堂:原上海浦东高炮三师后勤部部长,已离休   吕庆堂谈:我只见过黄延秋一次。是他第一次来高炮师部队军营在我家住了一个晚上,见过面和他谈过话的,觉得他是个憨厚老实的农民,问他时,他才回答几句。他第一次来我家的经过是:我用部队小汽车,派了后勤部副部长卢俊喜和从家乡来的黄的堂哥黄延明和远亲钱郝的一起去上海市蒙自路收容所领出黄的。接回我家后,给他吃了一斤挂面。第二天,就派卢俊喜副部长和干事王惠恩,送钱郝的等陪黄乘火车回老家的。   他第二次来我家是他自己一人找到我家的。当时我在南京开会,当时是我老伴和儿子吕海山接见的。儿子给他煮了一斤挂面,他全吃了。吃了就呼呼睡了。我的副部长卢喜俊打电话到南京找我请示,我电话中说再派车送黄上车,叫后勤部副部长和我的儿子在第二天给黄买火车票和点心后送黄上火车的。我还叫卢副部长训黄一顿。第二天派了车,由儿子海山送黄到火车上,给他买了吃的,还给他零用钱,直看到火车开后,才回家。对黄第二次来我家一事,我很奇怪。第一次来,是用我部队小汽车把他接到我家的。而第二次来,是黄延秋他穿过上海市到浦东这么远的路来的(从上海原北站到部队驻地,坐车、船要走一个半小时)。他不知道路和我家地址,他是怎么到我家的?部队门卫和传达室都不知道黄进来,他不经过门卫和传达室是怎么进来的?黄从家来上海一天多就到达,太快了,我不理解。   注:上海浦东原高炮师的地址要从上海火车站换两次公共汽车和一次长途汽车才能找到。   黄延秋事件人证之二:李玉英   黄延秋事件 真相大白   地点:吕庆堂家   李玉英说:“对黄延秋的印象,两次来家我都见到了。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穿农村白粗布的衣服。到我家来也没有目的。问他是怎么来上海的,他两次来都说:‘不知道怎么出来的!’。黄当时的神志表现正常。   一次来浦东高炮师后勤部营房,他找到我家时的情况:他来前,在家乡时,是养母(姨妈)养大他的。他姨妈说:一天晚上大队开会,黄开会回来到九、十点钟就睡了。早上找他上地,没有人了,到中午也不见,四处亲朋处找,也没有。后来,辛寨收到上海第六收容所发错地点的电报。他养母找到大队书记。才找到电报。知道黄延秋被上海收容所收容。养母和钱二黑(钱郝的)和吕庆堂的妹妹吕秀香住在一个村。知道她有个哥哥吕庆堂在上海。所以就由吕的妹妹和钱郝的一起到上海吕庆堂家。   上海后,由部队的后勤部派吉普车陪钱郝的去收容所接黄延秋到我家中。据当时接黄的人反映:黄延秋说:‘我在上海出了火车站、被警察发现了,带到收容所,一心想回家。’钱去接他时,黄延秋向钱跪下,哭了,说:‘你可来接我了!’出收容所时,收容所还给他一个包(内装一身土布衣服、布鞋、一个茶缸、30元钱,钱在一个黄铁盒里),黄说:“不是我的东西,他不要。”包给他后,由钱陪他坐吉普车到吕庆堂部队的家。当时,他一身脏的白粗布衣,吕的妹妹给他换洗衣服。我们问他:“你在南京上火车,谁给买的票?”他说:“有两人给我买票,是山东的。”第一次,黄到我家住了一个晚上,就由钱二黑陪他回老家。要了解黄怎么进收容所、到所以后情况、住了几天。出所时的表现,回家时在火车上的表现,说了些什么,钱最清楚。钱现年七八十岁,记忆力好,可向他调查。   黄延秋第二次到我家情况:来那天,雨特别大,儿子打电话给我,说:“梦游又来了!”儿子给他煮了一大把(500克)挂面。黄全吃了。我回到家时,见黄已在躺椅上睡着了。我当时找后勤部副部长卢俊喜。卢往南京打电话,告诉吕庆堂。我和卢副部长一起到家。问黄延秋:“干什么来的?”回答:“我是跟两个当兵的进来的”。问他:“谁带你来的”。黄答:“我自己来的”。问他:“门卫没有问你?”黄说:“前面有两个当兵的。我跟着就进来了。”问他:“干什么来的”黄回答:“我什么也不干。” 当告诉他:‘明天你就回去。给你买火车票,你回去’时,黄说:“好,好,回去。”当晚,叫黄睡在我儿子房内。并叫儿子经常醒来,注意黄的行动。第二天早晨,部队派吉普车,由我儿子送黄上火车,还给了他一些钱。他第二次来家是空手的。后来,我和吕庆堂回老家时,听吕庆堂妹妹讲,黄延秋第二次回去后,又走出去九天,到各地去了。他的养母也不找他了。   黄延秋事件人证之三:李庆堂,当时邯郸市地委书记   黄延秋事件 真相大白   调查时间;1993年7月24日下午   地点:邯郸市东风剧院办公室   被调查人:原邯郸地区原地委书记李庆堂。男,65岁。   住址:邯郸地委家属院   李庆堂说:“1977年底。我在地委工作时,接到肥乡县公安局、宣传部、武装部联合写的一个报告。报告内容当时我看过。与你们写的没有什么出人。当时作为一个阶级斗争的动向准备上报。后来一考虑与阶级斗争又无法联系上。也没有上报,原件可能还在原地委档案中。

阅读全文

2 黄延秋事件背后的真相 让人出乎意料

  我们渴望从物质社会对我们灵性的束缚中解脱开来,显现我们自身的存在意义,追求属于我们的立足之地,进入重重迷雾之中与时间厮杀。但是,喜欢对神秘事物的探索求知,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和愚昧的迷信之辈同流合污,而是敢于在固执与迷信的双重包围之下,化腐朽为动力展翅高飞!   飞翔是人类的梦想,这个梦想诞生了现代飞机甚至太空飞船,但除了借助机器及燃油的动力之外,人类是否能够靠自己翱翔于天际? 黄延秋事件背后的真相 让人出乎意料   现实答案是不可能的,阅览这个问题,我们只能在古代的神话传说以及现代的科幻故事之中找到肯定,提供幻想的原型与科学技术让其成真有相当漫长的距离。那么黄延秋案例该归判于何方?是现代神话还是另有奥秘?又有什么现实意义?   黄延秋、孟照国、以及曹公之事,引各方瞩目的其实是运用了“外星人劫持”此个概念,而非什么“真实灵异事件”的概念,这个需要还原,以便了解下背景。   20 世纪末21世纪初,中国的UFO热到了一个顶峰,各种研究UFO的团体林林总总,关于国外的UFO以及外星人等资料,部分人有一定的了解,虽然我们UFO 的目击案例非常多,但是,当时国内还没出现过外星人劫持的案例,而孟照国事件就是在UFO热潮背景下作为中国首个被记录在案的第四类接触广为人知,其带来的宣传效应不言而喻。   简单说下孟照国事件,孟照国被外星人所劫持之事,我个人而言并不热衷去翻看其中有何奥妙,虽然这件事从头到尾都不是很简单的事,但这件事却很奇妙的和国际接轨了,在墨西哥也有人和孟照国一样被外星人劫持,而且两者同样的还发生了杂交,孟照国事件中的女外星人取种后所说的话和动作简直就是墨西哥那起案件的山寨版本。   我认为孟照国劫持案相比美国的首起第四类接触的贝蒂案件大为逊色,或许这比较符合中国制造的韵味。

阅读全文

3 黄延秋飞行事件的原因 究竟是什么

黄延秋飞行事件的原因 究竟是什么   第二种可能:超人带黄延秋飞行。根据黄延秋的描述,带着他飞行的两个人从长相上看完全象地球人甚至应该是中国人,但是,到目前为止世界上还没有人类在不借助任何飞行器的情况下实现飞行的真实纪录,更不存人类凭借自身个体能力实现超音速飞行的案例,所以这种可能的可信度跟第一种一样。   第三种可能:外星人带着黄延秋飞行。如果真是外星人所为,为什么这两个外星人却说自己是山东人高登民、高延津?为什么外星人有着和中国人一样的长相又会多种中国语言却不愿意联系更多的地球人?外星人能在两个小时内背着黄飞到南京,为什却要黄延秋花更多的时间从南京坐车到上海遣送站?为什么外星人能够在人群中隐形却怕带黄去尚未回归祖国的台湾?用地球人的思维来看这种可能的可信度也不高,也许外星人会相信这种可能。   第四种可能:黄延秋梦游。央视的一个节目邀请的专家就说黄延秋飞行事件其实就是黄自己的一次长时间远距离的梦游。这种可能是存在的,前些年有新闻报道说,有一位在佛山打工的广西女孩曾经从佛山梦游到大连,期间曾经用手机给她妈妈发求救信息,但她后来却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到达大连的,警察找到她时,除了她身上多了一些衣物和钱以外,她身体没有受到伤害,随身带的手机也还在,民警也查不到她在梦游的状态下是如何到达大连的。国外也有离奇的梦游案例,法国有一位叫雍.阿里奥的男子,曾经从法国梦游到英国伦敦,而且在那里工作、结婚、生小孩,二十年后再梦游回到法国的家里。英国有个梦游画家,清醒时完全不会画画,但梦游期间却能画出高水平的作品。话说回来,如果黄延秋的飞行行为只是他的一场梦游,那么他在短时间内到达南京又如何解释?在上海发生的事情又怎么解释?他看见的两个人是谁?他第二次失踪时在他家南墙上一米五高的地方出现的一行字是谁刻上去的?很显然,简单地用梦游是很难解释黄延秋飞行事件的真相的,这种说法很接近事实,但也有很多疑点无法解释,也许专家会相信,但很难让普通民众相信。

阅读全文

4 黄延秋事件怎么回事 难到他会隐身术

  1977年7月27日至1977年9月28日与外星人同行三次,累计十一天的事情就发生在他的身上。   1977年7月27日(农历6月12日),村东住的青年农民黄延秋领了结婚证,盖了新房,和新娘很快拜堂的前些日子,却在那天晚上失踪了。人们四处寻找仍然渺无音讯。当时黄延秋只有21岁,原是曲周县老营村人,18岁初中毕业后过继到肥乡县北高村的姨家,改口叫母亲,为人老实憨厚,他的失踪使众多村民为之不安,他母亲和未婚妻更是深为忧虑。 揭秘黄延秋事件真相   这件事传到了距北高村一公里的辛寨村,他们派人将一封过时的加急电报送给了北高村委会,据送电报的人说,黄延秋失踪后的第二天一早辛寨村接到这份加急电报,但本村查无此人,因此一直在辛寨村滞留了十多天,怀疑是寻找北高村的失踪者,故将电报送来。电文如下:“辛寨黄延秋在上海蒙自路遣送站收留,望认领。”电报拍发时间是1977年7月28日。   一封误发的加急电报   看着这份急电,人们心里迷惑不解,上海遣送站发报的时间,竟是-在他失踪后仅10多小时,且为何将电报误发到附近的辛寨?这里离上海市1140公里,乘直快列车也要22小时到达,而且还必须到45公里外的邯郸市才能搭火车。晚上不通汽车,他走时也未骑自行车。仅步行到邯郸也需八九个小时,县、市省城均无飞机场,坐飞机绝不可能。难道是他自己一夜间飞到了上海?再说,他去上海干什么呢?   不管怎样,应把黄延秋领回来再说,谜团待来日解决。大家做出了决定,副支书黄宗善身为村干部又是黄延秋的亲戚,对此事更是关注。他出于慎重,复电到上海遣送站,说黄延秋左臂有块痣,望查明。   三天后来电确认是他。村委会帮助筹借了200元(其中在信用社贷款100元),委派黄延秋的堂哥黄延明和邻近曲周县赵庄村钱永兴及钱的邻居吕秀香一块赴沪领人。黄延明当时30多岁,复员军人,当兵时因公去过上海,是全村唯一见过大世面的人;钱永兴的邻居吕秀香,其哥哥吕庆堂在上海浦东某高炮部队工作,这样以防万一找不到遣送站,可让部队同志协助查寻。   三人步行两个多小时来到了肥乡县城,又坐了两小时汽车来到了邯郸市,然后又乘坐了22小时火车来到了上海市。他们首先到了部队,以家属探亲为由,找到了部队干部吕庆堂(高炮师后勤部部长),说明了来意,望协助解决。吕庆堂和部队其他官兵听说了这件事,也感到很新奇。第二天早,立即和遣送站取得了联系。并派后勤部副部长卢俊喜带黄延明、钱永兴一块乘部队小车来到了遣送站,黄延秋果然在那里!经遣送站证实:黄延秋于7月28日(农历六月十三)一早被遣送站收留,是两个“交通警”将他送在那里,说他是河北省肥乡县辛寨村人,所以电报就误发到了辛寨。二人经出示介绍信,将黄延秋领出,一起回到部队。翌日,由卢俊喜、干事王惠恩送钱永兴等人陪同黄延秋乘火车回到了肥乡。在郑州换车又等了7个小时,然后才辗转回到家。回到家乡后,乡亲们询问他出走的原因和经过,黄延秋惶惑地说出神秘的奇遇: 揭秘黄延秋事件真相   7月27日晚上,天气闷热,晚间10点左右,我在这间刚盖好还未安门的新房里睡下,不多时又被喧闹的声音惊醒。睁开双眼一看,不觉大吃一惊!夜中只见高楼林立,霓虹灯闪烁,自己躺在一个繁华大城市街头!身边还有一个小包裹,包着我的衣物。平时这些衣物随丢乱放不在一处,在母亲的房中,那时母亲已睡下,关了门。可醒后,不知道是怎样都集中在包裹里,同我一起飞到了异乡。巡视四周,许多招牌上都写着“南京市某某商店”、“南京市某某旅馆”等,定了定神,我感到不是幻觉,不是做梦。仔细问路过的人,是南京市中心。南京距家乡两千多里怎么来到这里?我怎么回家,怎么办?在惊恐之中,我留下了眼泪。在我惊愕之时,走来两个交通警察模样的人,对我略加盘问后,给了我一张火车票,说南京至上海的火车就要开车了,让我立刻坐车到上海,说那里有遣送站,能和家乡取得联系。他们要我先走,声称随后他们也去,一切由他们安排,叫我到上海下车后到车站派出所找他们。   午夜时分,我乘上了开往上海的普快列车,毕竟是第一次远离家乡,随着列车启动,心里来越不安,将头探出车窗外,还能远远望见站台上为我送行的两个交通警察。   经过4个小时的奔驰,列车驶进了上海火车站(北站),我随着乘客走出站台,找到车站派出所,没想到两个“交通警”已在派出所门口等着我。不知他们乘坐了什么,比火车还快。此刻天已破晓,迎来了上海的早晨。两人带着我穿街过巷乘汽车,来到一个南北街道路西的遣送站里,他们给接待同志交待后离去。接待同志也没有多加盘问我什么,便将我暂时收留。十几天来我一直在纳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从我27日晚九点多睡下到在南京醒来也就两个小时,我是怎么到的?”。   其实,众人面面相觑都在纳闷,用奇怪的眼神在看我。县里、公社、还来了人调查我,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公社的治安员来时,还拿走了不知谁放到我包袱中的黄铁盒。

阅读全文

Copyright ? 2014 猎奇吧 All Rights Reserved.粤ICP备15103338号-3 |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删除。 猎奇吧娱乐门户:一直以来坚持文明办网,传播健康、娱乐、感知照片!每一套作品都经过我们专业编辑的精挑细选。 粤公网安备 441403020000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