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尽天下奇闻!索引世间趣事!
您当前位置:猎奇吧 > 事件记录 > 徐宝宝事件
徐宝宝事件

徐宝宝事件

徐宝宝事件,11月3日,南京5个月大的婴儿徐宝宝因高烧、眼眶部肿胀等症状,入南京市儿童医院住院治疗,婴儿住院病情恶化时,家属几次向值班医生反映病情,由于医生打游戏、睡觉等原因,都未得到及时有效救治,由此导致了婴儿病情急剧恶化次日早晨不治身亡。

1 徐宝宝事件现后遗症 毛医生自杀身亡了吗

  而同时期,镇江发生孕妇输尿管被缝事件、湖北通城县发生“右腿骨折,左腿手术”医疗事故,医患关系近来似乎处在一个非常紧张的时刻,甚至有医护人员形容“到了崩溃的边缘”。   徐宝宝事件发生之后,毛晓珺就像蒸发了一样。但近日,南京本地一家网站的论坛里,有网友爆料称:“上周听说毛医生跳楼自杀死亡了,开始以为谣传,后来找朋友证实了一下,是真的。那一刻,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昨天快报记者联系上了第一个爆出“毛晓珺自杀身亡”的发帖人ddttzz,据ddttzz称,他听好几个医院的朋友说了此事,包括南京某大医院的护士长都说毛晓珺已经自杀了,这基本上就像杀人游戏一样,他被大家投票“杀”死了。不过,ddttzz并不愿意提供知情者的联系方式。ddttzz认为毛晓珺心理崩溃是有根可循的,毛晓珺之前是副主任医师,事故发生前不久他结束了为期两年的医疗援非任务,正准备提拔为主任医师。节骨眼上发生这种事情,对毛晓珺来说,前途基本没有了,40多岁的人,人生全部清零,心理崩溃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ddttzz也认为毛晓珺没必要自杀,他给出的理由是“罪不至死”。当快报记者向ddttzz求证毛晓珺自杀的消息可信度有多高时,他说:“90%吧,在卫生系统内部,这已经不是新闻了。我的医院朋友那天聊天随口提起说,毛晓珺几天前就自杀了,不知道是上吊还是跳楼。” 徐宝宝事件现后遗症 毛医生自杀身亡了吗   昨天下午,快报记者采访了南京市儿童医院和南京卫生局的相关负责人,对于毛晓珺的现状,他们不愿意多谈。南京儿童医院的负责人告诉记者,“我们现在只想徐宝宝事件被人淡忘得越快越好。”至于有没有自杀,他们表示不知道。   与此同时,西祠“南京零距离”版主周桂华也在求证毛晓珺是否自杀一事,他告诉记者,“中午给南京卫生局一位朋友打电话求证此事,这个朋友和毛晓珺很熟悉,他给毛晓珺打了电话,电话那头是毛晓珺本人亲自接的,证明毛医生并没有自杀。帖子里所说的毛医生自杀的消息,属于某些网友造谣而发。”快报记者随即采访了公安部门,有关人士透露,毛晓珺的户口并没有注销。   这个帖子一经爆料,就引来了许多网友的关注。大多数的网友对这个消息还是持有怀疑的态度。   徐宝宝事件,给南京市儿童医院带来的,是一场地震。事情已经过去了一阵,带孩子前来看病的家长心里是否还有阴影?处在漩涡中心的儿童医院医护人员目前又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最近一段时间,快报记者到儿童医院进行了探访。   昨天下午3点,快报记者来到南京市儿童医院。与11月12日徐宝宝事件刚刚曝光之后相比,该医院的门诊可以说是人满为患。一楼到五楼,几乎每个科室都有不少病人在排队。快报记者在一楼的方便门诊数了一下,挂号的人已经排了37位。医院工作人员告诉快报记者,“每年夏天是儿童看病的高峰期,到了十一月份就转为淡季。你看今天的天气阴冷,按常规,如果不是很急的病,许多家长是不会带孩子来看病的,但今天的病人还和往常一样,有增无减。最近一段时间,来儿童医院看病的人比夏天的旺季还要多。”徐宝宝事件过后,周边的医院对重症的患儿能推则推,能躲则躲,有的甚至直接说:“转儿童医院,这个病我们看不了。”   来到输液室,护士一路小跑忙着照顾病人,说话轻声细气,十分温柔,输液间隙,护士们也时不时摸摸孩子额头,“头还疼不疼了,有没有想呕的感觉啊?”而平时不涉足输液室的医生,也会每隔一个小时就过来询问孩子们的病情。   在门诊二楼,快报记者随机观察了七、八、九三个诊室,来看病的孩子大多是因为感冒。医生们对于小病人的病情询问得也十分耐心,有的家长对甲流还抱有恐惧心理,医生会耐心地说,现在90%感冒的人是甲流,没有那么可怕,只要及时治疗,吃药打针,多休息多喝水,孩子很快就能好起来了。

阅读全文

2 婴儿入院次日死亡 值班医生称我不用睡觉了吗

  近日,南京一名5个月婴儿死亡事件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婴儿徐宝宝因高烧、眼眶部肿胀等症状于11月3日中午入南京市儿童医院住院治疗,次日清晨5点多钟不治身亡。   据婴儿家属反映,婴儿住院病情恶化时,家属几次向值班医生反映病情,由于医生打游戏、睡觉等原因,都未得到及时有效救治,由此导致了婴儿病情急剧恶化最终死亡。   11月8日,记者对医患双方进行了采访调查。   据婴儿父亲的书面陈述:11月3日上午,他带婴儿挂急诊在南京市儿童医院眼科门诊诊治,眼科医生诊断为蜂窝组织炎,安排婴儿住院接受治疗,并在病历上注明“住院后眼科医生结合内科医生马上进行会诊”,但是直到次日清晨5点多婴儿死亡,医院方面并没有进行“会诊”。下午6点多钟,婴儿眼部肿胀发展到脸部也肿胀,家属找到值班医生说明情况时,该医生称自己“是值班医生不是管床医生,婴儿情况不清楚,要等次日管床医生来了再说”。经亲属交涉,该值班医生到病房查看了一下病儿,没有采取措施。 婴儿入院次日死亡 值班医生称我不用睡觉了吗   婴儿父亲陈述:11月4日凌晨1点多钟,在病儿哭得更厉害、眼部肿胀加剧的情况下,亲属抱着病儿又找到值班医生请其查看病情时,遭到该医生拒绝。在亲属请求之下,该值班医生用棉签擦拭了病儿眼部,并发牢骚说“晚上把我叫起来,我不要睡觉了吗?”又过了10多分钟,家属再次抱病儿请值班医生查看,该医生仍表示要等次日管床医生来了再说。随后,婴儿母亲找到护士站向护士求助,“护士的回答是,值班医生晚上一般都是睡觉的,今天都被叫起来几遍了,很生气。”清晨5点多钟,婴儿变得呼吸微弱,婴儿亲属三人呼叫着去敲医生的门,一位医生听说病儿挂的是眼科,就又掉头关门睡觉了。最后在家属的请求之下,该医生打了几个电话请来医生抢救时,婴儿已经没有呼吸了。   婴儿亲属的反映材料在南京当地知名网络论坛发布后,引起当地众多网民的关注,很多人发帖纷纷谴责值班医生,痛斥有关医护人员的失职和医德缺失。   针对这起婴儿死亡事件和网络文章,南京市儿童医院医务处于11月7日发布情况说明,称网络上一些文章的内容与事实不符,并将医院对婴儿的救治过程及这起医疗纠纷的有关情况进行了说明。   针对婴儿亲属提到的几个时间节点的救治情况,南京市儿童医院医务处做了对应解释:当日20:00左右,患儿父母因患儿哭闹找医生,值班医师来到床前查看患儿,当时患儿右眼较为肿胀,有感染症状,告知其抗生素、脱水剂已挂,嘱其勤点药水;11月4日1:30患儿家属将患儿抱至值班室,值班医师查看患儿,发现该患儿眼部分泌物较多,遂用棉签清洁患儿眼部,清洁时患儿哭闹不止,清洁完将棉签交给患儿母亲,嘱其勤点药水,以局部抗炎;凌晨2:20患儿父亲携患儿至值班室,接诊医生查看患儿右边面部肿胀,此时患儿已经入睡,考虑可能是体位压迫造成,嘱其多观察;5:50患儿突然面色发灰,立即给予吸氧,胸外按压,并请麻醉科,内科住院总,二值班会诊。给予气管插管,加压给氧,静脉推注肾上腺素,地塞米松,苏打,患儿一直没有恢复自主呼吸,7:30抢救无效,宣布死亡。   南京市儿童医院医务处最后做出这样的解释:“因孩子病情变化太快,从入院到患儿死亡不到24小时,超出我们对眼眶蜂窝组织炎这个疾病的认识之外。”

阅读全文

3 南京徐宝宝案 医院被判赔偿51万

  昨日上午,江苏圣典律师事务所耿延律师来到南京市儿童医院,此行他是受徐定金夫妇所托,和医院协商赔偿问题。   徐定金夫妇并未前来,“他们不愿意再次回到这一伤心之地。”   事实上,在赔偿方面,南京市儿童医院的确表现了他们的诚意。前日,联合调查组的结论公布后,医院方面便派人来到徐定金家中,商量赔偿事宜。徐定金夫妇对赔偿数额并没有要求。“两个人一点都不在意。”耿延律师介绍,夫妇二人仍沉浸在悲痛中,对于他的“授意”也是“完全接受律师的意见,法律规定赔多少就是多少”,“网上有人说他们狮子大开口,完全没这回事。”耿律师特意澄清。在儿童医院一旁的南京市鼓楼区人民调解委员会,双方仅花了几分钟时间便确定赔偿总额:51万!反倒是其后办理手续、完成相关程序等花费了一个多小时。 南京徐宝宝案 医院承诺赔51万   耿延律师介绍,51万赔偿金主要分为三块:死亡赔偿金、丧葬费以及精神抚慰金。按照国家相关规定,死亡赔偿金按照当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20年计算。这样算下来,死亡赔偿金大约是37万;丧葬费大约两万,两块费用加在一起将近39万。“还差一点到39万,医院方面对此也没有异议。”耿延律师介绍。   双方仅是在精神抚慰金方面产生一点分歧,律师认为,此案应该按照“医疗事故”处理,即按照发生地居民年平均生活费计算,造成患者死亡的,赔偿年限不超过6年。本案律师按6年计算,这样院方需支付12万精神抚慰金;但医院方面认为,应按“人身损害”来赔偿,这样计算是5万。但这样分歧很快便得以解决,在律师表达了自己的理由后,南京市儿童医院便没再坚持。很快,双方在协议上签字,赔偿金总额为51万。   在调解中心,律师和医院人士办理相关手续时,需要徐定金夫妇本人到场,不得已夫妇俩赶到。办理手续过程中,自始至终,徐定金夫妇俩都没有发表意见,对于钱、对于是否还要究责,夫妇俩均委托律师处理。给人感觉是:如果有可能,这对夫妇是不希望再听到任何关于“徐宝宝案”的字眼。   调解中,徐定金惟一一次主动开口是为了妻子,他表示,因为这一事件,曾经晕倒过的妻子身体状况很差,精神一直恍惚,希望儿童医院能够给她作一个检查。但这一要求被调解员打断,调解员表示双方可事后再谈。调解完毕后,对此医院方面没有主动提及,徐定金也没有再要求。   “求求你们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昨日,徐定金夫妇接到全国各地不少电话,疲惫的两人不堪其扰。和网友持续上涨的热情相比,这对夫妇目前最大的愿望是尽早恢复到平常的生活。

阅读全文

4 南京徐宝宝死亡事件 涉事医生已被停职处理

  南京市卫生局医政处处长许民生通报指出,医院存在对该患儿病情的凶险程度估计不足、对该患儿血常规的异常指标未能及时探究的不足。   但是,医院针对蜂窝组织炎的治疗相关措施已实施,抗菌素使用得当,对患儿抢救措施是合理的。卫生部门调查认为,目前分析患儿的死亡原因考虑为眼眶蜂窝组织炎,重度感染,海绵窦血栓,最终以尸检结果为准。 南京婴儿入院1天死亡 涉事医生被停职   卫生部门介绍,医院已对被投诉当事医生做停职处理,并将根据进一步调查结果对有关当事人严肃处理,决不姑息。   针对婴儿家属的陈述,卫生部门通报不存在医护人员玩游戏、发牢骚等情况,南京市儿童医院副院长黄松明称,经调查,值班医生没有说过“我不要睡觉了吗”等话。参与调查的卫生部门有关负责人介绍说:“据侧面了解,被投诉的值班医生平时表现很敬业、很负责任。”   对于婴儿家属提出的医院在婴儿入院到死亡之间仅采取了挂水治疗的质疑,黄松明解释,挂水的同时已经实施了抗生素、抗病毒的治疗,所以医院认为对蜂窝组织炎的治疗过程是得当的。   对卫生部门和医院的说明,婴儿父亲徐先生提出质疑,认为值班医生确实存在玩游戏行为,也确实说过“我不要睡觉了吗”的话,医院的监控录像应该有真实的记录。徐先生认为,卫生部门的调查只是在说明结果,并没有把医护人员治疗的过程、医生是否失职说清楚。“连宝宝量体温都是家属自己量的,这能说医院的治疗得当吗?”婴儿父亲反问。

阅读全文

Copyright ? 2014 猎奇吧 All Rights Reserved.粤ICP备15103338号-3 |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删除。 猎奇吧娱乐门户:一直以来坚持文明办网,传播健康、娱乐、感知照片!每一套作品都经过我们专业编辑的精挑细选。 粤公网安备 441403020000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