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尽天下奇闻!索引世间趣事!
您当前位置:猎奇吧 > 事件记录 > 李占双事件
李占双事件

李占双事件

21岁的李占双,出生在黑龙江克山县。李占双小学毕业就辍学了。2009年4月,扎兰屯监狱内发生一起离奇杀人案,牢犯李占双为求死,用绳子和剪刀杀死素不相识的囚犯。一审宣判称,李占双因思念亲人,失去生活信心,无端杀人,决定判处其死刑。
 

1 李占双因敲诈罪名入狱 用剪刀刺死同室犯人

  然而,李占双上诉称自己杀人的真实动机源于狱霸索要钱财,自己不堪毒打从而萌发寻死念头。李占双的母亲徐化英称,自己按狱霸要求向狱警汇款多达数万元,儿子杀人是在狱警和狱霸多次索要钱财,被逼无奈情况下发生。   一个有力的证据是,狱警曾主动向李占双的亲属退还1万元现金,条件是家属不得对外公布真实的杀人动机。李占双的证词引起一片哗然,同时隐藏在高墙内的监狱潜规则也被放置在聚光灯下。   扎兰屯监狱会见楼,李占双的出现让徐化英哭成泪人。李占双身高约1.65米,身体结实,双手双脚戴着粗大的铁链,脚链拖在地上,行走时发出刺耳的声音。 李占双因敲诈罪名入狱   21岁的李占双是徐化英的第三个孩子,上面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出生在黑龙江克山县。徐化英介绍,李占双自小品行不错,懂礼貌,乡里乡亲人见人爱,不过不喜欢读书,小学毕业就辍学了。   李占双年幼时,徐化英和丈夫离婚了。此后,徐化英带着孩子们前往满洲里,做起牛羊肉的小买卖,家庭经济条件稍有起色,因忙于生意,她也放松了对孩子的教育。在满洲里,李占双结识了于洋等几名社会青年,开始干一些敲诈勒索的事情。   2008年9月4日,于洋、李占双等人因敲诈出租车司机7次共200多元钱,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从而进入扎兰屯监狱服刑。徐化英回忆说,当时李占双宽慰自己:“我会好好改造,过几年就出去了。”   事与愿违,7个月后的一天,徐化英接到同在扎兰屯监狱服刑的一名犯人打来的电话,说李占双杀人了。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介绍,2009年4月6日凌晨4时许,李占双将同监室的新入监犯姜结红,骗至无人居住的107监室,用活动室取来的绳子勒住姜结红颈部,又用剪刀刺其颈部数下,致其死亡。此后,李占双返回自己居住的105室,将另一名囚犯李宝龙骗至活动室,企图用同样的方法杀死李宝龙未遂。

阅读全文

2 李占双屡遭狱霸索财 数名囚犯均遭遇过

  扎兰屯监狱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赛音吉亚是该监狱羁押的囚犯。多名在扎兰屯监狱服刑人员家属向记者介绍,赛音吉亚是监狱内的大哥,也就是俗称的狱头、狱霸。   徐化英说,每次去见李占双,儿子背后总站着身材高大,体格粗壮的赛音吉亚。由于赛的存在,“儿子有委屈也不敢说。” 数名囚犯均遭狱霸索财   徐化英告诉记者,自己曾接到一个陌生的号码,她接起来一听,是自己儿子的声音,说现在用的是大哥(赛)的手机。随后,徐化英按儿子的要求向陌生账号汇入1万元,几天后李占双果然被调入文艺组,不过随之而来的却是赛音吉亚变本加厉的索财。徐化英称,每次接到李占双的电话都是要钱,“如果没有钱,自己儿子便会遭罪。”   数名囚犯家属也有类似遭遇,犯人小强的母亲说,儿子入狱后不久,便用赛音吉亚的手机打来电话,要求为他存钱与购买物品。令小强母亲觉得很蹊跷的是,小强要2双鞋子,40码和42码各一双,而其它物品都需要2份。“我儿子穿40码的鞋,42码的鞋估计是给赛音吉亚的。”

阅读全文

3 李占双狱中频遭勒索殴打 于是决定杀人求死

  “他(李占双)确实想求死,但肯定另有原因。”徐化英说,儿子性格非常乐观,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自寻死路。   在一审庭审现场,此前一直“无辩解”的李占双终于开口,讲述了自己真实的杀人动机。李占双表示,2009年3月21日,自己与二监区罪犯石磊在食堂打了一架。几天之后,监狱组组长、同为犯人的赛音吉亚便向其索要1万元,“说监狱开始调查我打架,让我先拿点钱请干部吃饭,尽量把这事摆平。” 李占双狱中频遭勒索殴打   徐化英证实,4月3日晚,李占双用赛音吉亚的手机打电话回家要4000元钱,语气非常迫切,“说一定要凑这个钱,不然我就完了。”当晚,李占双还给叔叔、阿姨打电话要求打款,但债台高筑的徐化英已经无力短时间筹到这笔款项。   记者在扎兰屯采访期间,在押的杀人嫌疑犯李占双竟主动与记者取得了联系,再次暴露出监狱的监管真空。   李占双介绍,当赛音吉亚听闻自己无力筹钱,多次组织囚犯对其进行毒打,“打得我实在受不了,就想死了。”李占双说,杀人前的一晚上,自己躺在床上想了很多很多,“不给钱就要遭打,家里又没钱了,一想到这些就不想活了。”   随后,李占双把作案的目标瞄准了刚入狱不久、甚至没有说过任何话的姜结红,一场惨剧就这样在监狱发生了。

阅读全文

4 李占双屡次向家里要钱 究竟用来干什么

  徐化英记得李占双第一次问她要钱是在入狱后的第10天,“孩子说吃不饱饭,让我给汇500块钱。”   汇完钱后的徐化英还是不放心李占双,她决定去监狱看看。第一次见面时,李占双告诉徐化英:“放心,我在这里还行,你不要挂念我,我会好好改造,争取减刑。”之后,又转头指着背后的人说,“这是我大哥(赛音吉亚),他对我可好。”   徐化英说,每次说完这个,李占双就流眼泪。直到李占双在监狱杀人后,徐化英才明白,原来“这是儿子要告诉我他在里面过得不好,后面有人,他不敢明说,而我还一直觉得他在里面很好”。每次会见,李占双后面都站着同一个人。   曾经和李占双关在同一监区的大亮说,李占双刚进去那会儿,大哥(赛音吉亚)天天打他,还让李占双每天给他洗脚、洗衣服、洗碗,干一切琐碎的事情。“有钱就好过,没钱的时候就天天挨打,我刚进来的时候也这样。”大亮说,“大哥则经常和狱警在一起喝酒,有时候在监区喝,有时候在狱警的值班室喝。”   三石也向本刊记者证实,刚进监狱的人都是要被大哥教训的。“打了你又怎么样,没人敢向狱警反映,就算反映了他们也不管,到头来反而被打得更惨。”三石说,“在里面干不干活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钱给大哥和狱警,给5000块钱,就可减刑一年,没有钱,你把活干得再好,也不会有人给你减刑。” 李占双第一次向家里要钱   三石说,他临出狱前,因为不干活,被狱警把牙齿打掉。“都记在日记本上,都是要去报复的。”李占双为了让自己过得舒服一点,便不断地让徐化英给一些不知是何人的账号上汇钱。   徐化英最后3次的汇款凭证显示,这些钱并没有寄给李占双本人,而是分3笔汇到了她不认识的3个人的名下。其中,梁春和1000元,王超 1万元,谢菲800元,这3笔汇款的时间分别为2009年1月9日、2月11日、3月29日。   三石向本刊记者证实,梁春和为扎兰屯监狱管教队长,其哥哥梁春利(音)则为后勤监区的区长。媒体此前报道,王超和谢菲为梁春和的亲戚。   事实也证明,在徐化英汇出1万块钱后不久,李占双被分到了后勤监区。“后勤监区就是干轻活的。”大亮说。李占双犯下命案后两天后,梁春和主动打电话给徐化英,表示要把钱退给她。徐化英因为心脏不好,而让远嫁吉林长春的女儿李小路(化名)去了一趟扎兰屯监狱。   李小路在成吉思汗镇宾馆见到了梁春和,并在宾馆的房间收到了归还的1万块钱。李小路告诉本刊记者,梁春和还钱后,威胁她说,“不得把你弟弟真正的杀人动机说出来,要不然,我找道上的人弄死你们全家。”   因此,在一审判决李占双死刑之前,除了一审开庭时,徐化英自始自终都未向任何人出示汇款票据。然而,这些在法庭上出示的证据,不管是在法院的一审还是终审的判决书中均未被提起。   二审死刑之后,徐化英的不满加重,开始到北京上访,希望留下儿子的一条命,完成自己的救赎。“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太忙自己的事了,根本就没有时间照顾他,也没有时间跟他好好说话。”

阅读全文

5 李占双杀人求死 他在监狱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此前,这两个年龄相仿的年轻人从未有过交集。但这次无意的相逢,改变了李占双此后的人生轨迹。李占双在走向洗涮池的过程中,不小心把三石洗好的筷子碰滑到了地上。年轻气盛的三石瞄了一眼李占双,冲着这个身板瘦小的年轻人吼了起来,“赶紧把筷子给老子捡起来。”   李占双对这种挑衅似有些不屑,他冲着三石淡淡地回了两个字:“不捡。”三石和李占双动起了手。至于具体是谁先动手打人,三石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已记不清楚。他记得清楚的是,他被打输了。“他们当时有好几个在,而我们人少,打起来肯定吃亏。”   三石忍不下这口气,次日,双方便各自召集伙伴重打。在此过程中,双方都有多人受伤,最严重的人满口的牙都被打飞。“打群架,好几百人。”   此事件最终的处理结果是,三石和另外几个人被关禁闭,时间为15天,而李占双这一方,因为有“大哥”赛音吉亚在,则逃过处罚。“他们拿钱摆平了这个事情,给狱警的钱肯定就要几个人分摊。”李占双就是被要求分摊这笔钱的人之一,他要承担的数额为4000元。 李占双杀人求死 他在监狱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2009年4月3日,也就是李占双杀人前3天,徐化英接到他的电话,要求母亲立即给他汇4千块钱。李占双给徐化英的解释是,“我们在里面打仗,大哥(赛音吉亚)摆平了此事,不给钱不行,两天之内就得给。”   因为手头拮据,徐化英在电话里拒绝了李占双。次日,徐化英接到了丈夫弟弟的电话,“说我儿子向他借4000块钱,问我给还是不给,我就让他暂时不要给他钱。”   徐化英不知道李占双要这些钱到底干什么,她决定去扎兰屯监狱走一趟,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在徐化英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发前的头一天晚上(4月5日),她接到了李占双的电话。   电话中,李占双告诉徐化英,“你不要再来了,我自己摆平了,也不用拿钱,跟大哥(赛音吉亚)都商量好了。”这4000块钱成了压垮李占双的最后一根稻草,他摆平此事的方法就是“杀人求死”。4月6日凌晨,他把入监才刚刚4天的姜结红叫到107室,用从活动室取来的绳子勒其颈部,并用纱剪刺其颈部数下。   曾经和李占双关在同一监区的大亮向记者透露,李占双在杀人的前一晚,“被打得很严重,还不准他睡觉,但时他一声都没坑。”

阅读全文

6 李占双杀人求死 幕后的真相是什么

  徐化英心急如焚,当天已经没有了去扎兰屯的火车,坐在家里的床上等了一夜,好容易捱到次日凌晨5点,她搭乘惟一一趟从满洲里到扎兰屯的火车,赶往位于成吉思汗镇的扎兰屯监狱。   此时的徐化英仍保有乐观,她认为孩子顶多也就是在监狱里打了架。经过8个小时的长途颠簸,徐化英赶到扎兰屯监狱,却从狱警口中得到了一个令她几乎晕倒的消息:李占双杀人了。   狱警没有让她见李占双,也没有告知李占双具体的杀人过程,只扔下一句话:“回去听信。”折腾回家后,在亲戚朋友的建议下,她花5000块钱聘请了当地律师赵春平为儿子作辩护。   大约四天后,赵春平见到了李占双。面对赵春平,李占双觉得“说了也不会有用”,干脆沉默。“不能一死了之,有什么情况都要说,就这样死了,对得起你父母吗?”赵春平想说服李占双改变主意。   11月30日,案件在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公诉机关指控:2009年4月6日,李占双将同监室罪犯姜结红叫醒,骗至107室,用绳子勒姜结红颈部,并用剪刀刺其颈部数下。经法医鉴定,姜结红系被勒颈死亡。 内蒙古狱犯李占双“杀人求死”的幕后   公诉书称,杀死姜结红后,李占双回到自己居住的105室,又两次将同监室居住的李宝龙叫到活动室,企图用同样的方法将其勒死,但由于李宝龙身材比其高大,两次下手均未成功。李宝龙发现其手上全是血后,将其捆绑并报告值班的赛音吉亚(同一监区的犯人),再交由值班民警处理。   在阐述杀人动机时,公诉方称李占双因罪重刑长,对生活失去了信心,想一死了之,便产生了杀人的想法。   赵春平辩称,李占双一心想要积极改造,争取减刑,早日与家人团聚,但在监狱改造期间,却受到别的犯人无休止的欺辱,甚至用恐吓、暴力等方法向李索要钱财,并威胁如果拿不出钱就让他在监狱不得安宁,他多次向监狱管理人员求助均未得到任何的帮助,无奈之下,产生了用伤害他人的手段来结束自己生命的行为。   庭审上,李占双也作了将近三个小时的自辩。   “我儿子说赛音吉亚他们老逼他要钱,在多次被打之后,渐渐使他失去了理智和信心,走投无路之下,就想杀人求死。后面说他还想杀李宝龙,完全是他们自己编造出来的。”2012年1月5日,旁听了庭审的徐化英对本刊记者说。   最终,这些因素均未被法院采纳。法院宣判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李占双构成故意杀人罪,一审判处死刑。   被判死刑后,想到求生的李占双,在上诉书中写道:“我在杀人前几天,很痛苦,很迷茫,也很矛盾,本想好好改造,却没想遭到预想不到的欺辱,在这种情况下,才采取了过激的行为。”   赵春平律师也称,一审判决中,陈述李占双因对生活失去信心,便预谋杀人,与其真正的杀人动机完全不相符。在他看来,是扎兰屯监狱的管理存在严重的失误才导致本案的悲剧。

阅读全文

Copyright ? 2014 猎奇吧 All Rights Reserved.粤ICP备15103338号-3 |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删除。 猎奇吧娱乐门户:一直以来坚持文明办网,传播健康、娱乐、感知照片!每一套作品都经过我们专业编辑的精挑细选。 粤公网安备 44140302000093号